王者彩票

当前位置:王者彩票 > 联系我们 > >> 浏览文章

聊斋小故事: 狐妾

湖州通判苏游任职期间,一天,正在衙署中独坐,庭院外突然由远至近传来一阵欢声笑语。

片刻,四位女子走了进来,一位约四十多岁,一位三十多岁,一位二十多岁,还有一位豆蔻年华的少女,她们并排站在几案前,相互嬉笑打闹。

苏游早知衙署内的狐仙成群结队,所以没有搭理她们。谁知过了一会儿,调皮的少女拿出一条红色的丝巾,淘气地扔在苏游的脸上。

苏游眼正心清,将丝巾扔到窗台上,照样无视她们。四个女子见他无趣,闹了一会儿就离开了。

过了一天,那位四十多岁的妇女又来了,她对苏游说:“我妹妹对你一见钟情,希望你能跟她结一段缘分。”

苏游为了打发妇女,敷衍地答应了。那女人走后不久,就领着那位垂发的少女来了。

她让少女和苏游并肩坐下,说:“你们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,今晚就是你们的洞房花烛夜,我这就走了。”

苏游这才仔细地瞧了瞧少女,果然美貌不凡,无与伦比,于是就和她同房了。

事后,苏游问少女从何而来,少女低语说:“我肯定不是人,但实际上又是人。我本是前任节度使的女儿,受狐狸蛊惑暴毙而亡,死后被埋葬在庭园里。狐狸们由于惭愧又施法将我复活,但我的行为飘然像狐狸一样。”

苏游听后,便伸手去摸少女的屁股。少女明白意思后,笑着说:“你是不是摸我的狐狸尾巴呀?”

然后将身子对着苏游,调皮地说:“那你摸摸吧。”至此,少女就在衙署住下了。

少女的一切都由陪嫁丫环侍奉,所有人都尊她为小夫人,对她行礼致敬。丫环婆子们每次给她请安问候时,都能得到丰厚的赏赐。

苏游的寿辰到了,前来祝贺的宾客很多,酒席要摆三十多桌,需要很多厨师。

虽然苏游早就广招厨艺精湛的厨师,可是前来应招的厨师却只有一二位,苏游非常慌乱。

狐妾听说后,安慰说:“别发愁。厨师既然不够用,不如把来的这二位也打发走。我虽才能有限,但是置办三十桌酒席还难不倒我。”

苏游一听,大喜过望,连忙让人把食材和葱姜肉桂等调料统统搬到内宅去。

房间内切菜剁肉的声音不绝于耳,却不知她是怎么做的。狐妾让人在门内摆了一张桌子,上菜的人把盘子放在桌子上,一会儿,盘中就已经装满菜肴。

就这样,仆人们端走菜肴送来空盘,来来往往,共有十几个人上菜,络绎不绝,取之不尽。

最后,上菜的人要取汤饼,狐妾却说:“主人预先没有嘱咐做汤饼,怎么能说要就要呢?”

过了一会儿,她又说:“没关系,我先去借一点儿吧。”很快,狐妾就招呼取菜的仆人来取汤饼。

仆人进来一看,桌上摆着三十多碗汤饼,还腾腾地冒着热气呢!寿宴顺利结束后,狐妾对苏游说:“需要拿出一些钱来,去偿还某家的汤饼。”

苏游知道后,就派人送去了汤饼钱,而丢汤饼的那家人,正发愁汤饼怎么突然不见了,就见苏家送来了银两,并说明了原因,这个谜团方才解开。

一天晚上,苏游正在小酌,突然想喝苦醁酒。狐妾说我马上就给你取来,说着就走出门去。

一会儿她就回来了,高兴地说:“门外有一坛子苦醁酒,够你喝几天的了。”

苏游踉踉跄跄地走出去一看,果然有一坛酒,打开一看,酒香诱人,的确是家乡的名酒瓮头春。

过了几天,苏游的夫人派出两个仆人来到湖州。途中,一个仆人说:“听说狐夫人的犒赏特别优厚,希望这次去能得到足够的赏金,可以买件皮袄穿。”

他们的对话,早就被身在衙署中的狐妾知晓了,对苏游说:“老家派来的人快要到了,其中一位贱奴才太无礼,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他。”

第二天,那个仆人刚刚进了湖州城,头就剧烈地疼痛起来,等到衙署时,疼得抱头大声哀叫。

大家都想给他用点药缓解一下,苏游摇了摇头,笑着说:“他这病不用治,到时候自然会好的。”

大家便怀疑他是不是得罪了某位高人,那个仆人也绞尽脑汁 ,想着自己初来乍到的,连行装都没有解下,我这罪过是怎么犯下的呢?

拜见狐妾的时候,自己也没有失误,就随便往地下一跪,膝行到帘外哀恳。只听帘中传来懒洋洋的声音:“你称我为夫人,为什么还要加个‘狐’字呢?”

仆人顿时明白过来,就跪在地上一个劲儿地磕头认罪。狐妾又说:“既然想得个皮袄,为什么还那样无礼?”

稍过片刻狐妾又说:“你的病好了。”话音刚落,仆人的头痛顿然消失了。

仆人千恩万谢后正要往外走,忽然从帘中飞出一个小包,又传来狐妾的声音:“这是一件羊羔皮袄,赏赐给你了。”仆人打开一看,竟是五两银子,仆人欢呼雀跃地跑了出去。

苏游向仆人询问家中的情况,仆人说都挺好的,只是一天夜里丢了一坛酒。

苏游心中一惊,问了丢酒的日子和时辰,正是狐妾取来瓮头春的那天夜里。

从此以后,家人们都十分敬畏她的神威,称她为“圣仙”。苏游还为她画了一张肖像。

当时,张一担任提学使的官职,听说了狐妾的传神故事,就以同乡朋友的名义来到苏游府上,想要见识一下。

但狐妾毫不留情地拒绝了他。苏游只好把狐妾的画像拿给他看,张一硬是把画像抢走了。

回去以后,迫不及待把狐妾的画像悬挂在书房显眼的地方,每天早晚都对着画像自言自语:“美若天仙的你,跟谁不行?却委身给那个白胡子老头!我哪一点比苏游差,为什么不跟着我?”

狐妾身在衙署中,对张一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,忽然对苏游说:“那个张大人太无礼了,我要稍稍惩罚他一下。”

一天,张一又对着画像说话,忽然感觉有人用东西猛击他的额头,头痛欲裂。张一大为惊惧,乖乖地派人把狐妾的画像送了回去。

苏游询问为什么把画又送了回来,仆人只是胡乱应对了几句,就慌慌张张地离开了。

苏游狡黠一笑,说:“你家主人的额头是不是疼痛了?”仆人这才把实情告诉了苏游。

不久,苏游的女婿贺生来了,久仰狐夫人大名,也想见狐妾一面,狐妾还是坚决拒绝。

贺生不死心,一再恳求见面。苏游就劝狐妾说:“女婿不是外人,为什么坚持不见?”

狐妾叹息说:“女婿前来拜见,我必须馈赠礼物,但他的要求太高,我无法满足他的期望,所以才不愿见他。既然他一再求见,就答应他十天以后再见。”

十天后,贺生来到狐妾的房间,隔着布帘向狐妾作揖行礼,并致问候。他隐隐约约看不清帘后狐妾的容貌,又不敢死盯着看。等到告退的时候,走出几步开外,他还是忍不住回头看。只听狐妾说道:“阿婿回头了!”说罢,“哈哈”大笑,声音犹如猫头鹰的嚎叫,令人恐怖。

贺生一听,吓得两腿发软,摇摇晃晃地就像失魂落魄了一样。贺生从狐妾那里出来,坐了好一会儿,心神才稍稍平静下来。

心有余悸,用手拍着胸膛说:“刚才听见她的笑声,就像听见一声霹雳,感觉到身体好像不再是自己的一样。”

过了一会儿,丫环来找贺生,她奉狐妾之命,送给贺生二十两银子。贺生接过银子对丫环说:“圣仙每天和我丈人在一起,难道不知道我一向挥霍无度,看不上小钱吗?”

丫鬟将话带了回去,狐妾说:“我当然知道他的品行,我也是没有办法,正赶上家里没钱了,前些日子我们结伴到汴梁,汴梁被河神占据了,到处是一片汪洋,金库也淹没在水中,我们钻进水里只捞取了一些银子,怎么能够满足他这样无厌的贪求!况且,即使我能够给他丰厚的馈赠,恐怕他的福分太浅,还受用不了。”

狐妾总是能够未卜先知,苏游一遇到困难,都会跟她一起商量,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。

一次,苏游正和狐妾并肩坐着,聊天赏花,忽然她仰首朝天,害怕地说:“劫难将至,我们该怎么办呀!”

苏游也很惊慌失措,问家中其他人会不会有事,狐妾说:“别人都没事,只有二公子令人担忧。这个地方不久就要变成战场,您赶快向朝廷求个差事马上离开,才能够躲过这场灾难。”

苏游深信不疑,马上向上司请求出差,上司就委派他亲自押运粮饷到云南、贵州去。

从湖州到云南、贵州路途遥远,大家知道后都跑来安慰他,只有狐妾向他表示祝贺。

不久,果然出事了,镇守大同的宣化总兵姜武起兵造反,湖州被敌军攻破占领。

苏游的次子从山东赶来看望父亲,刚好碰上战乱,被叛军杀害。

湖州沦陷的时候,官府的大小官僚全都遇难,只有苏游因为到云南、贵州出公差才得以幸免。叛乱平定以后,苏游才回到湖州。

接着他又因为受一桩大案的牵连而受到责罚被抄家,家里穷得叮当响,尽管如此,当地的官员还不放过他,逼他上交财物,苏游内外交困,愁得要死。

狐妾却说:“不用担心,床下有三千两银子,可以供我们花费。”苏游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了,好奇问道:“你是从哪儿偷来的?”

狐妾有些生气,说:“天下的好东西取之不尽,还用得着偷吗?”后来,苏游找到个机会脱身,回到了山东老家,狐妾也跟他一道回去了。

又过了几年逍遥快活的日子,狐妾突然消失了,只留下一个纸包,装了几件东西,打开一看,竟有家里遇到丧事时挂在门上的小丧幡,有二寸多长。

人们都认为这是个不祥的兆头,不久,苏游就亡故了。

神通广大的狐仙,可谓是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!

 

随机文章

相关站点

友情链接

王者彩票平台,王者彩票官网,王者彩票网址,王者彩票下载,王者彩票app,王者彩票开户,王者彩票投注,王者彩票购彩,王者彩票注册,王者彩票登录,王者彩票邀请码,王者彩票技巧,王者彩票手机版,王者彩票靠谱吗,王者彩票走势图,王者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王者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