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者彩票

当前位置:王者彩票 > 产品中心 > >> 浏览文章

外扬的家丑(故事)

外扬的家丑

位启

朋友曾经给我讲过一个小故事,关于一个母亲与几个子女的纠葛。

这个母亲今年八十五岁了,虽然身体常年有病,却熬走了很少生病的老伴,磕磕碰碰地,一直维持着生命。

母亲近来感到身体不舒服,由二女儿、三女儿陪着,去医院进行了全身检查。结果出来后,医生把姊妹俩拉到一边,建议让母亲住院。

三女儿听完医生的话,丝毫没有犹豫,掏出钱,抬脚去住院处,准备交住院的押金。

二姐反应过来,大声喊住了妹妹,张口质问她干什么去。

三姐理直气壮地,说是去给老妈交住院押金。二姐反问妹妹:“你交押金容易,谁在这里侍候她住院呢?大姐和你都在外地,你们一年至多回来这么二、三趟,单单指望我自己照顾,门儿都没有!”

三姐马上领悟过来,倒转身子,和二姐一起,把大妈领回家里。

二姐安慰大妈,说听医生的话,需要吃药。她们给大妈保守治疗。

二姐与三姐,一唱一和,大妈从心里感到难过,可自己毕竟老了,身不由己,只能咬碎牙往肚子里咽,有苦说不出来。

大妈一气之下,改变了主意。她本来打算,把家里的老屋,过户给离自己最近,照顾自己最多的二姐名下。可二姐不愿意照顾她住院,让她伤透了心。她让村里的调解员作证,决定自己死后,把老屋留给村委。

眼看老屋到不了手了,二姐感到失望,从此以后,她变得与大姐、三姐一样,很少登大妈的门,很少照顾大妈了。哪怕逢年过节,她也不去大妈家里,陪伴大妈过年。善良的二姐夫,自作主张,开着三轮车,打算接回丈母娘。大妈来了脾气,任凭女婿如何劝说,坚决不离开自己的家。

二姐很少看望大妈,却经常回村,从大妈门外的树上,打下很多的枣子,然后一个不落,全部带走。她说,树是她栽的,应该由她自己吃。二姐每次回来打枣,都要惹大妈生一顿气,加重她的病情。

相比之下,很少回家看望大妈的三姐,偶尔带个仨瓜俩枣的,倒成了大妈口中的好孩子。

大姐因生活所迫,悄悄回村,借住大妈的旧房子。大妈不愿意让她白住自己的房子,按照当时的市场价,收取房租和水电费,大妈的绝情,很让大姐伤心。

那个月,大姐因为手头紧,想少给点水电费,大妈愣是一天也不缓,一分也不让,硬逼着大姐交钱,娘儿俩吵了起来,你一言我一语,吵得脸红脖子粗,大妈步步紧逼,大姐一气之下搬了家,好几年过去了,不愿意和家里人联系。

后来,大姐的气儿消了,一年下来,肯回家看看大妈了,也是空着手,不给大妈带任何东西。当二姐、三姐问她生活得怎么样,住在什么地方,大姐有时支支吾吾,有时干脆拒绝回答。

大妈与三个女儿,关系非常的平淡,街坊邻居说,几个姊妹的行为,追根求源,错在大妈身上。大姐、二姐、三姐的自私,根子也在大妈的身上。

很小的时候,大妈的老爹住在大妈家。

大妈的眼前,摆着一大碗猪头肉,热气腾腾的。那肉晶莹剔透,泛着亮光,闻起来浓香扑鼻,透着油腻……满满的诱惑,让家庭贫穷的老爹,馋得一直流口水。

大妈头不抬眼不睁,只管自己呱哒呱哒地吃,嘴里还喃喃自语,说味道挺好挺好。

而大妈的老爹眼前,摆着一盘咸菜条。老爹可怜巴巴地,头不敢抬,眼不敢睁,假装看不见。

大妈惟恐别人听不到,稀里呼噜,挑一筷子,又一筷子,嘴里还直呱唧。她打着饱嗝,放下了筷子,才让一旁的老爹挑一筷子,再让孩子们挑一筷子,不准他们多吃。

大妈认为,嫁出的闺女,泼出去的水,她自己姊妹五六个,老爹在自己家里,白吃,白喝,白住,能够让他吃口热饭,已经不错了。

又一次,大妈坐在炕头听收音机,她老爹在街门口,坐着马扎晒太阳。街上,依稀传来了卖冰棍的吆喝声。大妈耳尖,问身后的三姊妹,街上是不是有卖冰棍的,姐妹点点头。

大妈嗖地一下,出了家门。整整十几分钟过去了,大妈进了门,边摸着嘴,边嘟噜着,说她吃急了,好不容易吃掉两根冰棍。

看着大妈嘴唇流淌着的糖汁,馋得姐妹几个,恨不得捧着大妈的嘴巴,去舔上一舔……

一天,老爹从街外救下了一只乌鸦。这只乌鸦,秃着额头,大着肚子。乌鸦饿了,身子沉重,高空飞行时,失了平衡,跌落地上。好心的老爹,捡起受伤的乌鸦,打算帮它治伤,便把它抱回大妈家里。

乌鸦叫起来难听,让人烦躁,按照当地的风俗,它属于不祥之物。

当看到老爹抱着乌鸦进家,大妈顿时火冒三丈。当时大妈的其他姊妹,不管老爹,她也正准备撵老爹走呢。

于是,大妈说老爹咒她,捡回乌鸦,给她家带来厄运,你为老不尊,别怪我不仁不义了!

大妈狠心地把乌鸦扔到大街,把亲爹赶出家门。

老爹被关在门外,喊大妈开门,大妈根本不理睬。老爹只好抱着乌鸦,流浪在街头,以乞讨为生。

后来,母乌鸦的伤好了,生下来一只小乌鸦。姥爷用乞讨来的饭菜,喂养着两只乌鸦。

那只老乌鸦,一直秃着额头。有时候,老爹乞讨不到吃的,老乌鸦便四处寻找,飞来飞去,把吃的东西找来,分给老爹吃,让老爹不至于饿死。

夜深人静,老爹在村口的草堆旁边睡觉。有一个路人经过,随手扔了颗烟头,不小心点燃了靠近老爹的草堆。

呱,呱!秃着额头的老乌鸦,首先叫唤着报警。

呱,呱!小乌鸦迅速飞了出去。

一会儿工夫,小乌鸦衔来一条麻袋片,那麻袋片,浸满了水,小乌鸦飞在低空,一甩,把湿漉漉的麻袋片,准确地抛向下方,盖住了正冒着火星的草堆。

小乌鸦轻轻飞啄,把睡梦中的老爹弄醒,让他离开草堆,脱离了危险……

后来,老爹年老力衰,在睡梦里,离开了人世,丧身街头。

老乌鸦与小乌鸦,呱呱,呱呱!在大妈的门外,在院子上空,不停地叫唤着。

大妈嫌晦气,出门驱逐,两只乌鸦还不厌其烦地叫着。大妈停住脚步,不打算追了,乌鸦会接着再叫,让大妈继续追赶,直到大妈看到了老爹的尸体。乌鸦的目的,是通知大妈,让老爹能够入土为安。

讲完乌鸦报恩的故事,朋友感叹说,他近日去看望大妈时,看到大妈眼含泪水,嘴里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。他说,该不是大妈良心发现,对当年的所作所为忏悔吧?

作者简介:

 

随机文章

相关站点

友情链接

王者彩票平台,王者彩票官网,王者彩票网址,王者彩票下载,王者彩票app,王者彩票开户,王者彩票投注,王者彩票购彩,王者彩票注册,王者彩票登录,王者彩票邀请码,王者彩票技巧,王者彩票手机版,王者彩票靠谱吗,王者彩票走势图,王者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王者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