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者彩票

当前位置:王者彩票 > 产品中心 > >> 浏览文章

民间故事: 木匠可怜老妇, 修房没要工钱, 老妇: 回家之后藏在床底

故事发生在北宋元佑年间,开封府东明县有一个名叫宗文泰的木匠。宗文泰自幼跟随跟随父亲学习木匠手艺,后来父亲去世后,宗文泰便自立门户,四处给人做活。就这样过了几年,宗文泰积攒了些许银两,将自家祖宅重新翻新一遍,又娶了邻镇女子桂玉娘为妻。

新婚之后,两人度了一段时间蜜月,宗文泰不愿坐吃山空,便辞别妻子外出做工去了。临别之时宗文泰嘱咐妻子,天黑之前关门闭户,尽量少到街头转悠,免得招惹不三不四的浪荡公子。桂玉娘一一谨记在心,宗文泰这才放心地离家而去。

宗文泰走的时候天气还热,他本来打算等到了秋收时便回。谁知出师不利,刚到外乡便生了一场病,结果在客栈住了两个多月身体才康复。宗文泰心中十分苦恼,此番出来钱还没挣到,倒是先搭上不少。宗文泰在外乡又寻摸了一个多月,这才找到活干。

请他做工的是当地的一个周员外,因为儿子要成家,需要新建一处宅院,当地泥瓦匠甚多,但是木匠不好找,后来几经打听找到宗文泰去施工建造。前前后后又用了两个多月,周员外的新宅终于竣工,竣工之后周员外如数给宗文泰结算了工钱。

宗文泰本来还想再找点活干,但是想到自己出来时是夏天,本来对妻子许诺的是秋天便回,如今已经到了深冬,再有几天就该过年了,自己还是先回家一趟再说,免得到时妻子牵挂。

宗文泰风尘仆仆朝家赶,冬天都是天短夜长,宗文泰没走多少路程,天就完全黑透了。等宗文泰走到考城县郊时,宗文泰手提的油灯燃尽,就在这时,宗文泰看见路旁有户人家亮着灯光。他便想着看能不能借宿一宿,再不济讨口水喝也行。

宗文泰敲打门环,从院里走出一个老妇来,那老妇腿脚蹒跚,年龄在六十岁上下。宗文泰作揖说道:“这位老婆婆,多有打搅,我乃是东明县的一个木匠,走到这里天完全黑了,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想在老婆婆家借住一宿,不知能否行个方便?”

那老妇说道:“此事不难,只要阁下不嫌寒舍简陋就行。”宗文泰心中大喜,看来今天是自己运气好,遇见好人了。但是当他跟着老妇来到院中,不禁眉头一皱,这老妇的房子也太破旧了,总共就一间土坯房,土坯房的中间放着一张床,屋内还有几件简单的应用之物。

等宗文泰进到屋内之后,才发现,那老妇的屋顶竟然破了一个大洞,寒风嗖嗖地朝屋里刮。宗文泰心生怜悯说道:“老婆婆,您这房子为何不修缮修缮?”老妇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我也想修一修,但是一直没有遇到工匠,我腿脚也不方便,不能往城里去请人,所以就耽搁了。”

宗文泰说道:“您这有木板和瓦片没,您借我盏油灯,我先上房给您将屋顶补上,免得晚上受冻。”不大会功夫,宗文泰将屋顶破洞修好,屋内这才有了点热气,老妇十分感动,从枕头下面摸出七枚生锈的铜钱,递给宗文泰说道:“您真是帮了我大忙了,要不然等大雪天气一来,我这老婆子估计就得冻死在这,这些铜钱权当一点心意。”

宗文泰连忙摆手说道:“老人家,这钱我是万万不能收的,您能收留我,让我免受露宿荒郊野外之苦,我已经感激不尽了,我帮您修房只不过是举手之劳,您不必记挂在心上。您老人家挣钱不容易,留着过日子用吧。”老妇说道:“那好吧,权当我这老婆子欠你一份人情。”

当夜,宗文泰在地上打了一个地铺,将就了一宿。因为天短夜长宗文泰着急赶路,天刚蒙蒙亮宗文泰便接着赶路。临别之时,宗文泰突然被老妇家的门槛拌了一下,差点来了个狗啃泥。那老妇看到这一幕,对宗文泰嘱咐道:“看来你此番到家不太顺利,记住,你回家之后藏在床底!”然后老妇又从屋内拿出一个小布包交给宗文泰,接着说道:“这个你放在身上,危难之时可以用上。”

宗文泰不明所以,那老妇也不解释,说道:“到时你自然都会明白,快些回去吧。”宗文泰又走了两天的路,终于赶到了家中。宗文泰推门一看,只见妻子正在院中洗衣,院里晾晒的还有几件男子穿的长袍。

宗文泰还没张口,桂玉娘倒是先说话道:“相公,你不是出去街上买肉了,咋空手就回来了?”宗文泰心中疑惑,自己出去做工大半年,难不成自己妻子得了失心疯?他对桂玉娘说道:“玉娘,我从外地做工刚回来,你咋说我上街买肉?我听着怎么这么糊涂呢?”

桂玉娘笑着说道:“我说相公,你是不是出去跟人喝酒喝迷糊了?你不是已经回来十多天了,本来早上说好的中午包饺子,你现在肉你也没买,咱们中午准备怎么吃?”宗文泰越听越糊涂,自己刚刚到家,为何妻子说他已经回来十多天了,莫非有人假扮他不成?

宗文泰突然想到那老妇的话来,于是装出笑脸说道:“得,你既然想吃饺子,我还是出去买肉去吧,说罢,宗文泰转身走出院外,但是他并没有走远,而是躲在门口的大树后面。桂玉娘出门倒脏水时,宗文泰闪身进得院中,然后躲在床下。

不大会功夫,只听见一个男子走近院中,宗文泰一听,那声音和自己的一般无二,宗文泰探头观瞧,更是大吃一惊,只见那男子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。那男子手里拎着一块猪肉说道:“娘子,肉我买回来了,咱们中午吃饺子吧。”桂玉娘在一旁点头答应。

等饺子做好之后,男子和桂玉娘在屋中吃饺子,两人说说笑笑,宗文泰忍无可忍,手拿一把利斧,从床下钻了出来,指着那个男子说道:“你是何方妖孽,竟敢变成我的样子为非作歹!”桂玉娘见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丈夫,当时吓得脸色煞白。

那男子说道:“你还记得你在周府剥吃的白蛇么?那是我的妻子!既然你杀了我的妻子,我不但要杀了你的妻子,还要让你名声扫地,连你也一块杀!”宗文泰这才想起,自己此番外出做工,在给周员外府建房挖地基时,挖出两条白蛇,宗文泰眼疾手快用斧子砍断一条,而另外一条则让它跑了。宗文泰爱吃野味,便把那白蛇剥皮烤着吃了。

只见那男子摇身一变,成了一条大白蛇,蛇尾一甩将宗文泰打翻在地。就在白蛇准备将宗文泰一口吃掉时,宗文泰想到老妇给自己的布包,掏出布包朝大白蛇砸去。那布包里面是雄黄粉,白蛇被雄黄粉毒瞎了双眼,宗文泰趁机拿斧子将白蛇一阵乱砍,最后白蛇没了动静。

等桂玉娘吓得来到院中时,只见方才自己晾晒的长袍,原来是那白蛇蜕下的蛇皮。宗文泰没想到自己的一个举动,不但让妻子遭受非人待遇,还险些让自己丧命,从那之后,宗文泰再也没有打杀过蛇类,就连野味也戒了,最后干脆吃素。

此事过去不久,宗文泰再次出去做工,途径考城县郊外时,他想找那个老妇道谢,当他凭着记忆找到老妇家中时,哪有什么人家,荒野之中只有一座孤坟,那坟被兔子刨了一个大洞,后来又被人用木板给堵上了,宗文泰不知道到底是一种巧合还是自己记错地方了。

宗文泰因为残忍杀白蛇,结果遭到蛇类报复,让妻子蒙羞。而宗文泰帮老妇修房,老妇作为报答,帮宗文泰除妖,宗文泰夫妇侥幸捡了一条性命。这就是作恶食恶果,行善得善报。

【郑重声明】

本故事为民间故事,纯属文学创作,故事情节人物均为虚构,旨在丰富读者业余生活,请勿与封建迷信对号入座。

 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微小说: 上了女秘书的套

随机文章

相关站点

友情链接

王者彩票平台,王者彩票官网,王者彩票网址,王者彩票下载,王者彩票app,王者彩票开户,王者彩票投注,王者彩票购彩,王者彩票注册,王者彩票登录,王者彩票邀请码,王者彩票技巧,王者彩票手机版,王者彩票靠谱吗,王者彩票走势图,王者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王者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